栏目导航
炉衬材料
学汉语、戒酒、翻译--金昶伯教练身上的三件小事
时间:2021-09-26

  此前,记者曾在2001年九运会、2002年亚运会上两次采访过金昶伯,每一次采访,都觉得他的汉语进步神速。

  “为了跟队员更好地交流,我一直在努力学汉语,现在每天早晚都坚持看电视台的新闻,练习口语。”现在的金昶伯基本能用汉语跟记者交流了,他能够听得懂记者的提问,不过他的回答有时还是让人弄不清楚,这时候就需要翻译了。

  他以另一种方法让队员们准确地领会他的意图:女曲宿舍墙上有一个公告栏,上面张贴了若干“金氏语录”:“没有风时让风车转动的方法就是向前跑”、“进攻也好防守也好都是精确大脑的竞争”、“提前判断的同时快速做出动作的人才能赢”……

  墙上还醒目地贴着“训练目标”,共五条:“超人能力”、“个人战术和传球配合能力”、“形成中国特色曲棍球”、“团结互爱”、“国家荣誉感”。他告诉记者:“这五点每一点都很重要,但最重要的是国家荣誉感。”

  如今,金昶伯在中国有了很多朋友,习惯了吃中国菜,也学会了和中国人开玩笑,“我对中国的感情越来越深了”。

  韩国男人好酒,金昶伯也不例外。在他住处的小柜子上,堆了好几瓶白酒,都是国家女曲姑娘春节归队集训时送的。几年朝夕相处,中国队员与韩国教练建立了深厚感情,这次集训报到,大家都围着金昶伯,个个都说“想死了”,虽然分别也就一个多月。

  但这些酒却要等到2003年雅典奥运会后才会被打开,因为金昶伯戒酒了。2月15日晚,金昶伯与队员聚餐共同庆贺元宵节。在韩国,元宵节跟大年初一一般重要,金昶伯举杯畅饮,之后便宣布翌日起戒酒,一直到雅典奥运会结束为止。

  今年是金昶伯的本命年。这位48岁的韩国人爱好高尔夫球与卡拉OK,但是来中国执教后,他已经离这些爱好越来越远了。

  采访结束后,金昶伯的翻译张龙执意要把记者送下楼去。张龙这一段时间身体不好,记者让他不要送了,他坚持再三,说:“不行,这是基本的礼节,否则金老师要责怪我的。”

  金昶伯的翻译原来是李海鹰,如今换成了22岁的张龙。张龙是朝鲜族人,大学尚未毕业,来中国女曲队报到还不到一个星期。

  金昶伯说:“李海鹰跟了我三年,这三年时间里他遭了很多罪,现在他年龄不小了,要结婚了,我不能耽误他的前程。”李海鹰也在上海,担任江苏女曲队韩国籍教练的翻译,还不时来国家队转转,辅导一下对曲棍球所知甚少的张龙。

  “我以前从没接触过曲棍球,但我知道金老师,他对队员对自己要求都非常严格,”张龙说,“在金老师手下工作,我能学到很多东西。我想,在金老师这里呆过一段时间,以后就没什么干不了的事了。”(完)